南京博物院,股市行情,瓷都算命

晚清时期,政局动荡,民不聊生,外有列强虎视眈眈,内则乱象不止,颓势四生,朝廷大厦已然将倾,犹作困兽之斗。

“天下艰难际,时势造英雄”。诚如俗语所言,面对残破山河,满目疮痍,应时而出的中兴名臣,的确不乏,如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李鸿章等,皆是耳熟能详。对外战局的不断失利,满清贵族亦渐于天朝上国迷梦中醒悟,大力推行洋务运动,“海防塞防”二者并重,以期师夷长技,挽祖宗“千秋基业”。

而论及“海防”,不可不提者,便是沈葆桢,其为中国近代造船、航运、海军建设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亦是台湾近代化之路首倡者。



沈葆桢(1820—1879)


沈葆桢,字幼丹, 晚清时期的重要大臣,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民族英雄,曾任船政大臣兼通商大臣、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负责督办南洋水师,中国近代造船、航运、海军建设事业的奠基人之一 。亦是清朝抵抗侵略的封疆大吏林则徐之婿。

沈葆桢,仕途三十余载,21岁中举人,28岁登进士,入翰林,可以说是才华横溢,文采斐然。

自任江西广信知府始,力抗太平军,数战数捷,由此扬名官场。丁忧之期,又临危受命,接替左宗棠为船政大臣,为政东南。而后任职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保台、造船、建设南洋舰队,抵御外侮,直至病逝于任上,堪为为官典范。

清廉如斯者,惟沈公一人而已


沈葆桢,其虽长年身居高位,却甘于清贫,自奉极俭,居常衣食,大布鲑菜而已,廉俸所入,随手散给族戚辄尽。且时以杜甫诗“不贪夜识金银气,远害朝看麋鹿游。”自警律己,而在家书中,亦多次告诫家人亲族“士君子之操行,惟以不贪为主。”。

顾云著《沈文肃公传》,亦载:“(沈葆桢)……领封疆十数载,无一椽一亩之殖。夏日,所治事宜,木榻、布帐、竹枕簟、一蕉扇、一几、官文书数十百束,印泥一、砚一、笔墨一已矣。有最幼女,婿来亲迎,簪珥之属弗具,假之幕缭子。所衣率絮袍、布衩服,近世未有也。”

笔者以为,位列中兴名臣,清廉如斯者,惟沈公一人而已。

如沈葆桢在写给妻子林普晴的信中,提及“我目下无能接济,家中事全仗卿极力扶持。现在为景所迫,不能以求人为耻……十数年艰苦备尝,日甚一日。愚拙之人,诚知无以为报。”

试想,沈葆桢如此位高权重,手中统筹经费,数以千万计,家中却无力雇请佣人,妻子林氏虽贵为林则徐千金,也要亲自下厨做饭,日日杂务缠身。



沈葆桢、林普晴夫妇


从另一封“予妻书”信中所言“自入蓬门,备尝艰苦,未审何日有以图报杰罗姆皮纳,则又感甚愧甚,惟是庭闱之恋人同此心。”,可见沈葆桢对于妻子贫苦生活,甚是阿德龙大酒店内疚,由此也不难窥知其清苦奉公。

在儿子沈玮庆欲要购置房产,沈葆桢却对儿子言及“勤俭必不可忘。我貂褂霉烂,尚不敢另做,亦无白锋毛外褂,官亲、家人皆以为耻。”,在《留示儿孙》,更是语重心长,“我除祖屋外无一亩一椽遗产,汝等须各自谋生。”

沈葆桢病逝后,代理布政使桂嵩庆驰奏朝廷:“殁日,布被旧衣,一如寒素,宦囊萧索,不名一钱。”江苏巡抚吴元炳亦奏曰:“奉身清俭,一如寒素……身殁之后,囊无余钱,僚属相顾叹息,市井乡曲之民有下泪者王翰哲……”,犹是令人唏嘘不已。

沈葆桢致何璟信札


在一件沈葆桢致何璟的信札中,也有提及沈葆桢自奉俭约,信中所言“虽宦槖不丰,其家习于俭,可无冻馁之虞,惟未竞其用致足惜耳。”。



沈葆桢致何璟信札


沈葆桢,身为封疆大吏,本应富贵荣华,信中却说道自己没有很多钱财,已经习惯了节俭,好在没有饥寒交迫的疑虑,只是对钱财没有都用在合适的地方感到可苍蝇虎惜。

江苏巡抚吴元炳在奏章中,亦有奏曰:(沈葆桢)官俸所入,尽为地方善举、邻省振输之用。

此外,信札上款人“何璟”,也是清末名重一时的封疆大臣。



沈葆桢致何璟信札


何璟,字伯玉,号小宋、筱宋,清末大臣。曾5566小游戏任两广总督兼署办理通商事务大臣、闽浙总督兼署福州将军。

“小宋仁兄”即何璟。“左右”一般为信札中平辈尊称。



沈葆桢致何璟信札


信札中提及“庤蒙慰诲懃懃,感难言似庚午囗囗渥遨垒(?)唁。”此中所言及,应是庚午年(同治九年,即1870年),沈葆桢的父亲沈廷枫过世,何璟有书信慰问。



沈葆桢致何璟信札


“当即肃图鸣谢,不审何以未达典签。”,为沈葆桢回信感谢,却不料何璟没有收到信件。




沈葆桢致何璟信札


信札提及“继闻移节闽南,为桑梓士民抃跃数回。亦窃幸十余年欝积于中晓创生者,可以倾吐一是。绝不料未得一见,而大江南北父老己拥我福星去也。”

此为1870年(同治九年),何璟迭任福建巡抚,旋调山西巡抚。当时甘肃的回民起义尚未平定,何璟到河曲、保德、吉州、乡宁一带巡视,多次上疏请求加强防守。




沈葆桢致何璟信札


“小人夫望怅怅,至今两江囗惟领袖东南,实系天下安危全局。湘乡凋谢,忧在苍生,得我公砥柱中流,朝野方有所倚赖。”

言及何璟为朝廷中流砥柱,身系天下安危。“湘乡凋谢”,应是指1872年,曾国藩过世。



沈葆桢致何璟信札

“虽帡幪远隔,然得安处海隅者,亦公之赐也。惟荩勚之余,加意珍赵人乞猫卫,至祷祷之心。”

言及福建能够偏安一隅,仰仗何璟之功。也希望何璟能够保重身体,不要过分操劳。




沈葆桢致何璟信札

“葆桢堊庐戢影,涉喘苟延,日月如梭,瞬时三载。颢叨福庇得以扶阳五式长奉松楸,则幸正耳。”

此为沈葆印特尔桢,为父丁忧,已经三年。由此或可见此信札书写时间应是1873年。“长奉松楸”为闲赋于家中。事实上,沈葆桢虽然服阕,却仍接办船政,成“万年清”以下兵轮船二十余艘。舟师之得所藉手者,皆沈葆桢创之。其为母丁忧时,也在左雷宛婷宗棠三顾茅庐之麦妙璇下而复出,接掌船政。



沈葆桢致何璟信札


“年愚弟制沈葆桢顿首”,钤印:传砚楼主鉴赏、邓苍梧藏。此二印属澳门著名收藏家邓苍梧先生用印。

沈葆桢致李鹤年信札


晚清鲛人皇后时期,福建政局,除何璟外,另有一人亦是举足轻重,即闽浙总督李鹤年。

在沈葆桢离开福州,赴台湾当天,他就与福州将军文煜、闽浙总督李鹤年联名上奏《筹台湾防务大概情形折》,揭露了日本的侵略野心。

此外,李鹤年与沈葆桢,均是战功赫赫。沈葆桢力抗太平军,而李鹤年则大破捻军。二人交契颇深,沈葆桢夏沫之夏曾多次书信李鹤年,请钧问安。



沈葆桢致李鹤年信札


李鹤年,字子和,号雪樵。道光七年生,历官御史、给事中、隶布政使至河南巡抚、闽浙总邵美麟督。

“和翁老前辈大人左右,秋暑忽酷,想棘院尤正,惟加意珍摄焉。为祷恭録批旨疏稿,伏乞誊存,祗请钧安不尽。馆侍生沈葆桢谨上,初九”。

“和翁”即李鹤年株洲千金电影城影讯。“棘院”即科举时代的试院,“馆侍生”:清代翰林后一科入馆者,均自称侍生。平辈之间,或地方官员拜访乡绅,亦有谦称侍生的。

合肥市李鸿章故居陈列馆中,亦有一封写予李鹤年的信札,可供参考。



沈葆桢致李鹤年信札

合肥市李鸿章故居陈列馆藏


沈葆桢荒政思想


史学界不乏关于沈葆桢的船政,洋务等方面的研究,而其防灾、治灾、救荒的论述,几不得见。

所幸,在沈葆桢都阳鳗鱼的信札中,可浅窥一二。



沈葆桢“荒政帖”


信札中,提及“得寒报,知榕垣自三月以来雨阳时若,今年似可免水患,信哉。仁人之南京博物院,股市行情,瓷都算命造福,无涯也。”




可知该年福州晴雨适时,气候调和,没有水患之虞。




信札中提及“江南麦秋可六分有余,而米价迄未少减。”。沈葆桢对于储粮备荒的重视,源于向京中运送粮食。京城无法自给,仰赖漕运,赣皖苏三省均为向京师供应粮食的省份。

而沈葆桢,任职两江总督,即旧时江南、江西二省,总管江苏(含今上海市)、安徽和江西三省的军民政务,对于荒政自然忧虑。




信札中提及“江淮交涨,裹下河岌岌可虞,蝗孽怒生,金陵一隅日捕缴以数十万斤计。”,可见沈葆桢对于运河水患,蝗灾,忧心忡忡。

据载“运河经南北两千余里,其东去海均不过二三百里,谓海氛方炽而滨海之地均能贴然晏然,未见其确有把握……”可知运河安全对于粮食仓储,至关重要。



淮扬水利图说





信札中,“弟幸得卸擔,窃谓可以脱然看此情状,竞不敢再申前请。然为水虑者望晴,为蝗虑者望雨,鄙人特心悸口噤,不知所为而已。”

可知,备荒救灾殊为不易,为水虑者望晴,为蝗虑者望雨。




信札中,另有提及“晋豫告急之书曰,再三至转使运河抢险 ,(?)无所出,西北两足参籽种尚可设法,牛则竞无可为,力澓元未易即也。”

也是沈葆桢督促灾民生产自救,为灾后重建提供生产资料的积极主动。此足见沈葆桢明星潜规则“为目前计宜,更为来岁计”的荒政思想。

结语


沈葆桢作为近代中国的杰出人物,对船政、筹建近代海军,贡献甚巨,极大促进了中国近现代事业的发展。而且在保卫与建设台湾方面,挫败了日本侵占台湾的图谋,迫使日寇知难而退,同时也积极建设台湾,如“开禁、开府、开路、开西陆矿”等,实有再造之功。

如今关于沈葆桢的列宁格勒牛仔征美记生平研究,也日渐增多,其墨迹,手札尺牍等,愈显珍贵。回顾其一生,深受舅父林则徐的高尚品格影响,亦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清正廉明又忧国忧民,当是为官典范,值得后人铭记,敬仰。

沈葆桢纪录片:

参考资料:

周艺:沈葆桢荒政思想述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