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游手游加速器,耳鸣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免费小说


文 | 江宇琦

编辑 | 吴燕雨

“我这辈子都没想到说相声能说出个偶像派,(能让)粉丝们带着荧光棒来德云社听相声。能把相声说成这样,你(张云雷)也是欺了祖了。”这是过去的一年里,媒体谈到郭德纲和他的德云社时,提到最多的一句“郭德纲语录”。


张云雷说相声现场

郭德纲这话虽然带着一股“狠劲”,语气里却有着掩盖不住的喜悦。

三十年前,郭德纲刚开始说相声时,台下经常没有一个观众;而三十年后,不仅他本人成了中国相声的代表人物,更重要的是,以张云雷、孟鹤堂、郭麒麟为代表的新一代德云社“偶像”,逐渐将相声这种形式带向了各个圈层,甚至收获了大量粉丝的喜爱、形成了独特的饭圈文化——昨天晚上张云雷退出《欢乐喜剧人》的消息传出,立刻登上了微博热搜、引来粉丝刷屏,这如果放在十年前,是很难想象的。

但粉丝文化的渗透,也给相声圈带去了烦恼fgob叔:有相声迷告诉毒眸,很多粉丝并不太懂相声的规矩,现场接话、刨活(“剧透”演员包袱)的情况十分常见,圈里人对此非常反感;此外,也有不少人对粉圈规矩(控评等)的介入或是“追星+相声”这种“不伦不类”的搭配感到不满;不久前,甚至爆发了德云社演员的私生饭问题(点此阅读:德云社硬钢岳云鹏个人信息泄露 私生饭贩卖信息可能坐牢?)……

和很多原本的小众文化、圈层文化一样,相声的世56kuku界也在被流量所解构和重塑着。而流量、粉丝之于相声,既是蜜糖,也是砒霜。

相声“复活”

19鬼炎佩剑93年,相声泰斗侯宝林先生去世,病重之际,他心里最挂念的仍然是他所钟爱的相声事业:“我总觉着再说几十年相声也报答不了养我爱我帮我的观众……我衷心希望我所酷爱、视为生命的相声发扬一握砂光大,希望有更多的‘侯宝林’献给人民更多的欢乐。”


左起:侯宝林、刘宝瑞、马季

但事实上,时代已经变了,喜爱相声、愿意听相声的观众,在当时其实已经很少了。1993年,刘德华第一次到内地开演唱会,追歌星、偶像早就成为gx门一种潮流;同期,央视等电视台开始布局娱乐综艺,次年分账大片进入中国,娱乐至上的时代到来……作为一项有些“古板”的娱乐方式,相声在巨野麟泰花园春晚等舞台之外,几乎得不到生存土壤,很多线下的剧场、剧团都无人问津。

侯宝林的徒孙、其子侯耀文的徒弟郭德纲,当年曾多次尝试相声方向的创业,结果把房子、婚姻都搭了进去,最终还是没激起什么水花。后来他回忆那段日子时说:“到我十八九岁的时候,相声就已经灭亡了,没有人听相声,还得买票听相声,你们有王法没有,当时我们就觉得这市场完了。

1995年,走投无路的郭德纲来到北京,找到张文顺、李菁二人,一同开始在京味茶馆、广德楼等地演出。此后李小星几年,他们这个小团队陆续壮大起来,终于在1998年底成立了相声团体“北京相声大会”。5年后,团队搬到了天桥乐茶园演出,正式更名为“德云社”。


2006年2月27日,北京天桥乐茶园外德云社售票处场面火爆(图片来源:网易新闻看客)


现如今,菩提劫墨渊强吻少绾天桥乐茶园作为德云社婷微“大本营”已成为很多相声迷心中的“圣地”,但在十五年前,“台上一个人,台下一个人”还是常态。即便是2005年后,郭德纲和德云社开始在圈内走红,可很长一段时间内相声依然算是圈层文化,有郭德纲、于谦等明星的大型商演虽然十分火热,没有名角的小剧场演出上座率却仍不理想。


当年在百度“郭德纲吧”里,网友讨论小剧场上座率不高的问题

雪上加霜的是,2010年德云社最具有商业号召力的演员之一曹云金选择了退出,同一时间段里离开德云社的还有李菁、何云伟等名角,这仿佛是直接扯掉了郭德纲的左膀右臂。接连的打击之下,为了保证德云社的长线发展,在娱乐圈内已经拥有一定资源和人脉的郭德纲开始运作新人,日后家喻户晓的“德云一哥”岳云鹏,便是在那时候被推上前台的。

没曾想,当年的那次人员变动,却在之后成为了德云社这个品牌出圈的契机。在郭德纲的运作下,小岳岳“贱萌”的风格很快开始走红,让很多认为恶女装相声“古板”、“无趣”的观众开始关注这个行业,打响了德云社出圈的关键一枪。


“贱萌”的小岳岳

尝到甜头的郭德纲,一面继续为岳云鹏铺路,一面又加紧了推新和梯队建设工作。2012年,郭德纲表示德云社将推出一个新品牌――“德云四公子”,由孟鹤堂、张云雷、宁云翔、曹鹤阳这4个年轻演员组成。郭德纲表示:“他们的演出以后上、下半场就可能会不同,上半场穿大褂说传统节目,下半场就来些又唱又杰罗姆皮纳跳的新节目,毕竟孩子们都年轻,也擅长这些。”

此举显然是为了能够打开年轻人(特别是年水云间石家庄市轻女性)的市场,只不过,最早几年“四公子”虽然在圈里收获了不少粉丝,却受制于传播渠道等,未能像岳云鹏一样打破圈层。以如今在微博明星超话榜上排名第18的张云雷为例,百度搜索指数显示,2018年前他的热度一直不算突出,唯一一次热度暴增则是因为其2016年遭遇事故、受重伤上了新闻。


张云雷百度搜索指数变化

有心栽花花不开,没曾想到了2017年年底,张云雷在“德云三宝”全国巡演上走红了,随即他用流行唱法唱《探清水河》的视频在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上传播、成为了抖音神曲,吸引到一大批迷妹。有张云雷的粉丝曾在网上表示:“想不到相声还可以这样说。

以此为节点,张云雷的职业生涯有了极大转折,不仅有越来越多粉丝带着荧光棒去他的相声表演,他本人的各种演出、综艺邀约更是不断,先后参加了《欢乐喜剧人》第四季、《国风美少年》等热门综艺节目。过邓艾子夜去一年里,张云雷人气大涨、流量陡升,在某APP举办的“粉丝世界杯”人气PK里,他先后战胜了陈立农等流量明星,最后败给蔡徐坤而斩获亚军。


张云雷惜败蔡徐坤而斩获了亚军


与此同时,德云社其他一些形象气质较好的年轻演员借助各类网络平台,也逐渐被各界所关注到:“四公子”中的孟鹤堂,不久前摘得排课大师了《相声有新人》的冠军,他在《文玩》里的一句“盘它”火遍网络;郭德纲的长子郭麒麟也走上了“偶像相声演员”的道路,甚至还在《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等热门网剧里担当起了主角……

在年轻一代的助推下,再加上德云社自身商业模式的完善和演出市场的扩大,其近年来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也大大不同于往日。一位德云社的粉丝告诉毒眸,2016年左右很多小剧场演出还坐不满人,但现如今即使小剧场里只有一些名气不大的小辈登台,仍然是一票难求,甚至连工作日的晚上都能满座。


张云雷到哈尔滨德云社演出时的接车场面(摄影:张澍)


一个更加直观的变化则体现在德云社的演出收入上。负责主办德云社演出的环宇兄弟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时公司来自于德云社的收入仅为613万(双方分成比例大概1:1);而到了2018年上半年,环宇兄弟实现营业收入1321.04万元,同比上涨77.35%,其中德云社相关的收入就接近1000万,占总营收的比重超过7成。

相声不仅没死,还活得特好,三十年前吃不起饭的郭德纲,或许从没想过会有这一天。


相声需要饭圈文化吗?

年轻一代的德云社演员们火后,很多人感慨:德云社的画风似乎变了书拉密女小站。

过去在现场看德云社演出,观众们总是习惯时不时“嘘”一下台上的演员,或者插科打诨一起嬉笑怒骂,可如今的商演现场却常常被粉丝的尖叫声和欢呼声所充斥着。去年张云雷参与的一场天津场演出,表演一直持续到了凌晨,结束后还有大量粉丝围着张云雷讨要签名,另一些心疼张云雷的粉丝则在现场失声痛哭,高呼希望他早点回去休息。有老相声迷感慨称:“这场景挺魔幻的。”

这些变化的出现,无极诛仙难免会让一些老观众感到不适应。

例如张云雷等相声演员成名后,立刻便有粉丝为其建起了微博站子、做起了应援、刷起了超话。现如今,打开德云社相关的微博,热评里全是追星女孩们的呼喊。上述德云社粉丝告诉毒眸,每每看到这样的场景都会觉得很不开心,感觉被冒犯了:“评论里很难看到喜欢相声的人在讨论,全是粉丝在刷屏,内容毫无营养。”

德云社封箱演出信息下的评论

更直接的冲突,则出现在线下的剧场当中。

一方面,很多人认为粉丝们的一些“恶劣行径”极大程度上影响了普通观众的观看体验。除了会在偶像表演歌曲、太平歌词时挥舞荧光棒或者拉应援横幅,不少粉丝为了和偶像“互动”,还养成了接话、刨活儿的习惯,而这样的行为无异于是破坏相声表演的节奏。尽管张云雷本人也表达过对此的愤怒,但现实中此类行为依旧屡禁不止,有的粉丝甚至还会刨其他同场演员的包袱。


截图来自于网络

另一方面,粉丝为了能够见到偶像,也时常会做出一些过激、越界的行为。去年8月底,走红后的张后舍男生不得不爱云雷回到自己曾经长期表演的三庆园小剧场进行演出,消息传出后,立刻就有大批粉丝汇集到三庆园的售票窗口前排队(很多小剧场都是线下售票)。但后来出于安全考量,官方决定改为线上售票,这让在场的粉丝立刻炸了锅,围堵在现场不肯离去。直到后来张云雷表示将加演两场,才将这件事情平息了下来。

此外,部分希望能够掌握到偶像日常行程的粉丝,甚至做起了私生饭、买卖起了德云社演员的私人信息。日前,德云社就曾发表声明称,长期以来多位艺人的住址、行程等信息都遭到过泄露,严重影响到其正常的生活和工作,为了维权,现已启动报警程序。

多次冲突、摩擦后,很多相声爱好者纷纷开始在“相声吧”等相声迷聚集的论坛里,表达着自己对于粉丝文化入侵相声圈的不满。2018年德云社封箱演出时,德云社总教头高峰的一句话则也被很多网友放大,认为是其在感慨相声行业“世态炎凉”:“听到现在越来越害怕,为什么呢,听不明白……证明我们已经被淘汰了,观众喜欢听的是那样的所谓的相声,我们的这个节目慢慢的就交给历史博物馆去珍藏了。”


相声吧某指责粉丝的帖子

就连《新京报》也发表评论《听相声挥舞荧光棒?相声演员想做偶像索性转行》,指责这样的造星行动:“这种操作带来的不是一个个艺术大师横空出世,而是不断地出现烂剧、狗血八卦和明星人设崩塌,这样的后果就是毁了艺术误了演员。”并且还批评一些粉丝,称其行为、言论是“数典忘祖”。

一时间,呼吁相声应该“去偶像化”的声音在互联网上扩散开来,很多人相信粉圈文化已经大大破坏了相声行业的生态,长此以往对于相声本身必然是一种破坏。

相声行业不需要偶像吗?某位相声演员的粉丝告诉毒眸:“很多相声观众把相声捧得太高、太神圣了,觉得是门特别高雅、特别独特的迅游手游加速器,耳鸣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免费小说艺术。但是和演唱会等一样,它其实也是种演出形式、一种赚钱的手段,郭德纲自己也说,他和修脚的师傅其实没有区别。一些人就是瞎操心,其实很多相声圈里的人都挺开心的。

她进一步补充称,很多相声迷高估了相声的影响力、低估了偶像给这个行业带来的利好。“有张云雷的演出,前排票能卖到一万多一张,后排都能卖到两三千。可其他一些大家以为很火的演员,其实票不一定卖得完。今年大封箱,张云雷出场的顺序又往后靠了,说明在郭德纲心中,张云雷的地位是在提升的。”


郭德纲、张云雷同场说相声


而一些曲艺从业者也同样相信,像张云雷这样具有市场号召力的年轻演员出现,其实是大有于传统曲艺文化发展的。曾获得过牡丹奖的相声演员郭培鑫就告诉媒体,张云雷能走红对于相声圈是件好事:“时间不等人,相声不等人,除了好好说相声,还要承上启下。”他相信,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来剧场观看相声,更有助于相声的传承。“这就好比给人介绍对象,光说姑娘好,就是不给人家看长什么样怎么行?”

事实上,类似的冲突、观点的矛盾,并不只是出现在相声圈里。近两年,说唱、街舞、民谣、电音因综艺节目大热后,都会有大量粉丝涌入到原本的小圈子当中,新粉丝和“原住民”在理念、文化认知度上的差异,导致了大量的摩擦。譬如两届说唱综艺热播期间,都曾经爆发过剧烈的网络冲突和rapper间的相互diss。

面对这样越来越频繁的冲突,一位小众音乐人曾经告诉毒眸:“不管发生怎样的摩擦,我觉得从文化发展的角度来说,大众化是能够带来好处的,能保证文化本身的活力,gaypom没有哪个文化,注定了就一定得永远是小众的、地下的。”但如果真的想要保证文化的长久健康、稳定发展,对于从业者而言,则需要在大众化、市场化的过程中,保持足够的清醒,不被资本和流量牵着走——而这会是一个长久的考验。(点此阅读:“流氓文化”的正名与突围)

二十多年前,郭德纲带领德云社走进小剧场,用商业化“救活”了相声;二十年多后,对于想要更进一步揽胜极光的德云社而言,如何处理好相声文化和大众文化、流行文化的结合,或许将决定相声在未来能不能“活得更好”。